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中心 >

夏日逐梦行(一)——树花烟火暖泉飞

作者:亚洲城ca88 发布时间:2019-09-24 06:10

  对于旅行,我总有许多的梦想。比如:看一次打树花,走一回草原天路,回一趟水云间,登五岳,赏石窟,逛胡同,观降旗。于是,在这酷暑难耐的夏日,逐梦而行。

  行程的第一站是河北的暖泉古镇。周末下班后直奔火车站,卧铺转硬座,再换汽车,中途又出了点状况,到达暖泉已是第二天的傍晚,算来路上整整奔波了二十四个小时。找了家窑洞客栈安顿下来,便出门去找吃的。

  每到一个地方,总喜欢去寻当地的特色小吃。暖泉这个地方就特别适合我,北方的面食种类繁多到让人眼花缭乱,看得我是这样也想吃,那样也想吃,又怕吃不下。老板人好,同意给我来半份。于是莜面饺子、粉坨、炸糕、豆腐干,统统进了肚。吃完东西,也不多逛,回客栈休整,养精蓄锐。

  暖泉的夜晚特别地清凉,在这三伏天不用开空调,不用吹电扇,还要盖被子,不觉一夜香甜到天亮。

  晨起,来一碗非常有名的荞面饸饹,便准备开始我的一日游。暖泉古镇位于河北省张家口市蔚县境内西部,古镇因有一年四季水温如一的泉水而得名。古镇历史悠久,以泉水、集市、古建筑及民俗文化而闻名。明清时发展为“三堡、六巷、十八庄”,达到小镇历史上的辉煌时期。中国的长城之父、著名古建筑学家罗哲文曾说过“在世界的东方,存在着人类的一个奇迹,这是中国的万里长城;在长城的脚下,还存在着另一个奇迹,那是河北蔚县的古城堡“。而古镇中建于明嘉靖年间的西古堡,就是古蔚州“八百庄堡”中最独特、保存最完好的一座。集“古城堡、古民居、古寺庙、古戏楼”四大文化奇观为一体,被称为“天下第一堡”。

  我住的客栈就在西古堡的北门旁,三两步就进到了古堡内。古堡初建时只有一南门,这座北门是清初顺治年间增建的。走进外堡门,赫然发现,里面还有一道内堡门,两个门楼之间是一个边长约50米的方形瓮城,城墙高达8米,这才想起这北方古镇的堡寨不同于江南古镇的水乡,小桥流水,精致园林,而是兼顾了军事用途的浑厚与雄壮。

  西古堡为典型的北方村寨围堡,堡墙黄土板筑,只有门楼外面包砖,环绕四周,南北两座瓮城遥相对峙,两瓮城的内城门连接成一条主街,形成古堡的中轴线,主街东西各有小巷三条,沿堡墙内侧更道环绕。这便形成了西古堡平面呈“国”字形的特殊形制,可概括为“一主街、三道巷、一官井、更道环堡一圈走”。

  门楼下,青石路面已被磨砺得光可鉴人,两道深深的车辙印清晰可见,那不仅是岁月的痕迹,也是古镇曾经车水马龙繁华场景的见证。

  时光尚早,古堡内静谧安祥,蓝天下,初升的朝阳映照着老房子,温暖的色调,斑驳的光影,散发着迷人的风韵。

  古堡内,众多的古民居错落有致,分布其中,青砖灰瓦,雕花彩绘,房顶起脊,安制吻兽、还有那大门口的抱鼓石,无不显示着古代建筑工匠们的精湛技艺。这些古民居在经历了上百年风雨之后,虽显斑驳,但处处透着历史的淳厚与沧桑,这里的每一块砖瓦,似乎都记载着动人的故事。

  沿着主街走进了南瓮城,迎面是一座小巧精致、飞脊斗拱、彩绘纷呈的双耳古戏楼。在蔚县有“八百庄堡,八百戏台”之说。这座戏楼的独特之处就是戏楼两侧各有一耳房,造型美观大方,同时还在有限的空间增加了戏楼的使用面积,这种设计形式在蔚县几百座古戏楼中是独一无二的。恍惚间,戏台上那一张张面庞,让人遐想,又不敢相忘。

  戏楼旁是地藏寺,俗称阎王殿,上下两层,天井式建筑,下层建有东西同等的12个全砖券窑洞,窑洞外观为仿云岗石窟北魏时期的造型。上层建造均为高台建筑,有地藏殿,阎君殿,鬼王殿,观音殿,三义庙,马神及禅房,碑亭等。这些建筑布局严谨巧妙,砖雕木刻工艺精湛,塑像壁画栩栩如生,出廊抱厦,曲径通幽。在占地面积不大的空间营造了一景连一景,一幕接一幕的神奇景观,其新颖的设计构思,奇特的建筑结构,高超的建造工艺,在寺院建筑中独树一帜。

  地藏寺的二楼有门通向城楼。登上城楼,远望,田野葱郁;近看,古堡建筑布局灵活多变,殿宇高低参差错落,楼台掩映,建筑景中套景,景中借景,景中藏景,极尽“小屋平头墟里落,炊烟起处是人间”之古朴美。古堡中的人们,就在这片单纯而浓烈的土地上,延续着平凡而恬淡的生活。

  高高的城墙将堡内和堡外分成了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,可以想见当年,堡子外面硝烟弥漫,堡子里面安享太平。那斑驳的砖墙,似乎在讲述着几百年来的烽烟往事。尽管曾经的刀光剑影已变成尘封的记忆,这里的一砖一瓦,一草一木,似乎,仍然能讲出一段曲折悠长的塞外传奇。

  下城楼,出南门,向东,回望。古朴的城门,依然飘荡着塞外雄风的气息。厚重的黄土,仿佛在述说着饱经风雨,历经沧桑的历史,依然坚强的存在着,见证着变迁的世界。

  前行,有一座玻璃塔,这是国内目前唯一一座全玻璃的观景高塔,全塔廊檐及平台均为玻璃建造,在阳光折射中不同方向的玻璃呈现不同的色彩。站在近50米的塔上,向下俯视大地,向上欲抱蓝天。远眺,古堡“家国天下”全景一览无余,古镇全貌尽收眼底。当古镇与玻璃塔相遇,是历史与现代、传统与文明的碰撞。仿佛从千年前一下被拉回到现代。

  返回,又进古堡。此时,游人多了,店铺也开门了。小摊上出售的多是当地的特产,吃的有豆腐干、荞面糊糊等。工艺品有灯笼和剪纸,暖泉花灯因制作工艺精细、品种繁多被誉为“花灯之乡”。蔚县剪纸源于明代,风格独特,在海内外享有盛誉,制作工艺在全国众多剪纸中独树一帜。它不同于平常的剪纸,是全国唯一一个以阴刻为主、阳刻为辅的点彩剪纸。这种剪纸不是“剪”,而是“刻”,以薄薄的宣纸为原料,拿小巧锐利的雕刀手工刻制,再点染明快绚丽的色彩而成,构图朴实饱满,造型生动优美逼真,色彩对比强烈,带有浓郁的乡土气息。蔚县剪纸最早是作为装饰的窗花,如今已逐步发展成为具有欣赏、收藏价值的民间艺术精品、国家级馈赠礼品。蔚县也被誉为“中国剪纸艺术之乡”。行走在古镇,可见家家户户都贴着窗花。彩色的剪纸、精美的图案与古朴的木窗、木门交相辉映,新与旧的强烈反差透出一股浓浓的温情。

  相比现如今多数古镇的拆旧建新,西古堡的建筑没有过多的修饰,还有不少的居民居住在内,基本保持了原貌,十分难得。或许正因为古堡的原汁原味,才吸引了不少影视剧组前来选景。让“李云龙”红遍大江南北的《亮剑》就在古堡拍摄过。

  避开游人,走进寂静的小巷。那些无人居住的老房子,坍塌的院墙和长满杂草的屋顶似乎在倾诉着它所经历的风风雨雨。总喜欢推开一扇扇院门,站在门口,感受那或远或近的生活气息。也喜欢站在巷口,听村民们闲话家常,虽然听不太懂,也能从他们的表情和语调中感受着他们的喜怒哀乐。这一刻,就让自己融入古堡,岁月静好。

  穿行在小巷中,蓝天下,灯笼窗花,屋脊吻兽,青砖灰瓦,老房古墙,惊艳了谁的时光?那些不经意的柔美与雄浑与自己不期而遇,不知经过多少次擦肩的遗憾,才换来这次的回眸。厚重的文明积淀,阅不尽的历史沧桑,让人有种时光穿越,恍如隔世的感觉。

  走遍古堡的每一条小巷,最后登上北瓮城的城楼,城墙上旌旗猎猎,日光炎炎,凝望古堡,仿佛千百年时光如水无痕。这里,没有传统意义上江南小镇的秀美,有的只是古代城池建筑的缩影和最真实的北方劳动人民生活的写照。

  天热,回客栈,午休过后,去看打树花。我这次到暖泉,就是专程为看打树花而来。

  总会有人问我什么是打树花。打树花是暖泉古镇别具特色的古老节日社火,至今已有500余年历史。相传古时逢年过节,人们纷纷燃放烟花以示庆祝,而当地很多铁匠,囊中羞涩,却也渴望能热闹喜庆,他们从炼铁的时候飞溅的火星中得到灵感,于是将炼铁时融化的铁水泼洒在城墙上,铁水遇冷迸溅四射,形成万朵火树金花,犹如枝繁叶茂的树冠而称之为“树花”。打树花也作为一项古老技艺,成为河北“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”。

  打树花是一项对力量和技巧均有较高要求的技艺,同时也具有相当的危险性。需要先将生铁炼化成1600度的高温铁水,使用的勺子也是特制的柳木勺,表演前,需要在水里浸泡三天三夜,每次表演,大约使用12把柳木勺。每舀起一勺铁水,大约都重达5公斤。既是力气活,也是勇气活。为了让柳木勺不至被铁水的高温所点燃,艺人必须使柳木勺接触铁水的时间尽可能短,同时两手各执一把柳木勺,每洒六七下就要交换左右手中的柳木勺,否则柳木勺极易将火焰引到艺人的手臂上造成烧伤。为了预防铁水可能造成的烧伤,也为了预防堡墙上激落的火星可能造成的灼伤,艺人还必须反穿皮袄,戴上大头帽和干手套。打树花是暖泉人的绝技,全国仅此一家,而在暖泉镇仅有4名打树花艺人。

  以前看打树花只有过年的时候才有,而且是夜晚在室外,温度很低,冻到不行。正因为如此,看打树花几乎成为我遥不可及的梦想。为了能够让更多的人了解打树花这项古老的技艺,2015年,暖泉古镇克服了各种技术难题,将原本只能室外演绎的打树花,挪到了室内,从此观赏打树花将不再受天气温度的影响,一年四季、刮风下雨、白天夜里,全天候都可以欣赏到那最浪漫的打树花。于是,我到暖泉追梦来了。

  可容纳约1000观众同时观看的树花剧场就在玻璃塔的对面,是河北省目前唯一的室内实景演出剧场,全国首台融合非遗项目打树花的全景非遗奇绝演艺《天下第一堡——树花情》每天在这里精彩上演。

  客栈代买的票座位很靠前,甚合我心意。演出还未开始,舞台的布景和变幻的灯光就让我心生期待了。整场演出以古堡内主人公石头与杏花的一段凄美的爱情故事为主线,融汇了三大非遗奇绝——拜灯山、剪纸、打树花,穿插了唯美的歌舞、惊险的武术,高难度的杂技、当地的民俗和地方戏曲,一场演出便是对暖泉民俗民风民情的最好诠释,极具地方特色,让观众全新体验了传统文化的魅力。

  怀着对打树花的憧憬,屏息等待。当反穿羊皮袄,头戴毡皮帽的艺人将一勺勺滚烫的铁水泼洒在古堡城墙上时,我的心跳急促起来,多年期盼,千里辗转,只为身临其境的这一刻。向左看,向右看,不知错过多少美丽的风景,才抓住这一刻的绚烂。火花四溅,聚散有致,疏如流星,密如骤雨,千姿百态,万朵金花犹如枝繁叶茂的树冠,呈现出“火树金花不夜天”的壮观画面,流光飞舞,耀眼夺目,瑰丽无比,美仑美奂,带给人强烈的视觉冲击,震撼人心,令人叹为观止。

  虽然在电视上观看过多次打树花,但亲临现场是完全不一样的感觉。打树花不再是隔屏的虚幻,而是真实的存在,它就在眼前绽放,靠得太近,我仿佛都能感受到树花的温度。这一刻,似乎所有的语言都显得那么苍白,所有的文字都显得那么无力。这一刻,也刷新着我对美的认知,无言中,感受到一种力量的凝聚,那是民族的、传统的精神。我的心中溢满深深的感动,为文化的传承,为历史的延续。

  我瞪大着眼睛,生怕错过了一个片断。多想将这一刻定格下来,于是,我用手机录下珍贵的视频。全剧在打树花的情节中进入高潮,演出结束后我还意犹未尽,以至兴奋得把水杯掉在了剧场都没察觉。

  看完演出,信步而行,古镇中一颗奇树吸引了我的目光。这是一颗柳树,因其躯干状如狮子头而被誉为“中华第一狮子柳”。古树无言,吸天地之精华、历经千年、默默地见证着古镇的变迁。

  转角,便到了王敏书院。王敏书院又称暖泉书院,因其为元代工部尚书王敏修建而得名。它是暖泉古老文化的标志和象征。书院背靠暖泉的源头之一逢源池,体现出“唯有源头活水来”的寓意,东北角建有一魁星楼,是莘莘学子前来祈福许愿之地。

  夕阳下,古镇人闲适安康。我满大街找黄糕吃,黄糕是将黄米面用水拌成粉团状在锅里蒸制而成,口感黏糯劲道,当地有农谚曰“三十里莜面四十里糕”,说的就是黄糕耐饥抗饿,我还蛮喜欢吃的。

  路过一煎饼摊,香气扑鼻,抵挡不住诱惑,热腾腾、脆生生、香喷喷的煎饼入口,直呼过瘾。

  天色已黑,忽然想去看看夜晚的玻璃塔是怎样地流光溢彩,看了看方向,一个人提着小灯就在漆黑的旷野中转了起来。转了一阵,只见远处的玻璃塔黑乎乎的,并没有开灯,就准备经古堡回客栈。只是旷野中并没有路,转来转去也没找着去古堡的道。

  遇上老乡,赶忙问路,老乡很热情地给指了道。无边的黑夜,寂静无声,只听见自己沙沙的脚步声,淡淡的灯光下,想起老乡挂满笑容的脸,心里不觉暖暖的。不一会,就进到了古堡,夜晚的古堡,游人散尽,我独享着这份清幽静谧。静下来,古堡的味道才纯粹。这一刻,古旧砖瓦,与我的邂逅,穿越时空,在此交汇。

亚洲城ca88
上一篇:沈阳led洗墙灯报价最新报价-原嘉铭   下一篇:揭阳滨江风光带(一期) 工程榕城段已初绽靓姿